肆歲咏歌

坑王肆歳的日常开坑不填.
我永远喜欢织田作之助

【兼堀兼】大大求大腿!①

避雷:Cp向为土方组,附带冲田组露面。
现代paro。

在舍友一如既往地捧着个安卓小破机噼里啪啦一顿乱敲,高呼着“头颅落地死去吧”的时候,堀川国广点开了刚刚下载完成的王者荣耀。
“堀川,需要我带你玩两盘吗?”大和守安定嘴里叼着根木棍,奶香味冰棒早就在刚才偷塔的时候落入他的腹中。听闻见一旁响起熟悉的夏季开局声效,大和守安定歪过了脑袋状作询问的模样,眼睛却依旧是直直地盯着屏幕与对方厮杀。
“恩……新手教程大部分是看懂了,不过实战的话……”堀川国广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他的手速还算得上可以,高中时也有玩过节奏大师一类比较热门的音游,但塔防类游戏他却一样都没有接触过。
毕竟大多数时间堀川国广是在读书和被书堵的日子里度过的,大和守安定也不指望他玩过这类游戏,于是为了以后能够让堀川国广顺便帮他在课上喊一声报道,暑假刚开头的时候大和守安定就安利了堀川国广王者荣耀,美名其曰是集骚操作和手速为一体的高难度游戏,结果没想太多的堀川国广也就这么的相信了。不过大和守安定最主要还是想着带堀川国广时也能顺便能开着小号去虐一虐青铜玩家,这么一想的话前途还是无限光明的。
堀川国广是A大的优等生,大一了还天天勤奋读书打卡的人在这个学校里也算得上是挺少见的,因此跟他报了同一个专业的大和守安定对堀川国广产生了深刻的印象——毕竟同一节课同是坐在课上座位的前一排,认真做笔记的堀川国广和晚睡迟到占不到好位置的大和守安定可是接下来四年的舍友啊。
“安定君你先玩你的吧,对面安琪拉都丢过来球了。”
“那不是球啊……”
堀川国广不以为意,他前脚才刚刚通过了新手教程,后脚就被系统拉去强制匹配了,哪来的时间顾这顾那呀。
然后他认真的思考了选择哪个角色,毕竟王者荣耀他也是刚开始玩,选谁都一个样儿。
堀川国广精打细算,无奈的在最后的五秒钟倒计时后,系统默认了选择左栏第一个英雄妲己。
……至少二技能一技能再加三技能下来能砍死对方吧。在游戏前早已草草阅读完所有英雄的技能的堀川国广,感受到了世界对他的恶意,这样子总不会遇上乱放技能的事情了吧……
队里有两个法师,于是堀川国广选择了保守的一种走法——他跟在了一个赵云身后,原因是学校的网络不是一般的差,另一个法师在他反应之前就已经往中路跑了。而平时看大和守安定玩得上手的也是赵云,偷袭的时候也是超级帅的,对于堀川国广来说也算得上是有点安全感吧。
谁知那赵云转头就埋进了野区,只剩下堀川国广一个妲己在风中凌乱。
对面来攻塔的有两个人,一个骑着蓝色的鱼,虽然堀川国广无法理解为什么鱼会在地上游来游去。另一个甩着双马尾小红辫儿,举着一本厚书——这个堀川国广有点印象,是安琪拉。然而就在堀川国广往安琪拉身上丢了个一技能,同时思索着他俩的一技能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已经站在塔旁老久没移动了。安琪拉一个火球丢了过来,让他速度减慢了不少,随后他又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三只蝴蝶干了一发,幸而躲偏了只中了一只。
没死真的是奇迹啊……堀川国广觉得这样还不回击有点憋屈,但还是拖着只剩下一点血皮的妲己往塔后钻,一边劝诫着自己不要生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眼看后头那骑鲲的都要来越塔怼他了,正巧赵云从草丛中蹦来,往那骑鲲的身上砸了下去,那骑鲲的血顿时就少了一窜,或许是因为还没有好好发育的缘故吧。
当堀川国广手忙脚乱的按下回城时,对方安琪拉特别欠揍的往聊天框里贴了句话。
苍鹰(安琪拉):有本事别怂啊,赵云
苍鹰(安琪拉):别打了一下就跑,还是说你想英雄救美啊?
兼锭(赵云):喂你这家伙,别小看我的实力啊??

然后跟着赵云走一路的堀川国广,见识到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虐菜——那个赵云在他二技能眩晕的辅助下,抢了他十多个人头。
即使是这样,堀川国广也觉得那个赵云简直是酷毙了。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