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歲咏歌

坑王肆歳的日常开坑不填.
我永远喜欢织田作之助

#JSJ#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架空设定.
#23岁警察joker x 十岁shadow joker.
#ooc.
#No.1

是雨。
八月的炎夏总是多雨的月份,大多数时间joker都比较愿意宅在自己的小屋内开着那台利用存下来的工资买下的巨大彩电。一播放就是一整天,百般无聊的叫了外卖就期待着shadow joker回家。
可今年的夏天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
窗外的雨依旧是淅淅沥沥的下着,拍打在透明的玻璃窗上发出一阵令人不悦的声响。嚣张的风卷起一阵清风带上了光滑的木门,平滑的玻璃上映出的是彩色的屏幕,电视盒子所发出的声响遮盖住了这间屋子一切的活物。
joker半眯着浅蓝的眸懒懒的躺在沙发上,沉重的服饰穿戴在身上总是令joker想要将其脱下。磨磨蹭蹭了半会儿,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没有案件的假期可是难得的休闲时光——即使他并没有什么有趣的爱好或者想要做的事情,或者说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做一个举世闻名的警察。
可他的孩子貌似并不是很能理解他脑海内的想法,shadow joker倒是认为比起当一个无用的警察,不如当一个闻风丧胆的杀人犯。
因此joker也总是会在放学的路上一边叼着冰棒,一边在他的耳边不止一次的洗脑循环着:“比起杀人犯来说,果然还是警察更加帅气的吧?!”
然后再被shadow joker一言不发的抓起背包甩在身后,到最后变成了joker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但只有一次,shadow joker见到过joker一改平日对待他较为宽松轻佻的态度,语气里带着一丝沉重,手肘撑在桌面托腮一副正经的模样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想你知道。”
“我最痛恨的便是那些自以为是神的裁决者的杀人犯,他们欺骗着自己,同时欺骗着他人。”
“如果你真的憧憬那样的人,并且想要成为那样的人的话,”
我一定会杀了你。
shadow joker甚至到现在也依旧铭记他们之间的那一次谈话,尽管只要是joker所说的话他或多或少都会听进去一些。
但他还是误入了歧途。
当joker接到来自spade的电话时,时间已经是深夜。被设定为震动模式的手机在沙发上震个不停,joker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眼,一手在柔软的沙发上到处摸索。
总算是触摸到了熟悉的触感,joker随手点开了免提。早已停止播放的电视机闪着暗沉的光芒,零星的雪花撒在屏幕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儿。
spade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下传出,尽管对方的声音无比正经并且透露出着急的意味,但还是免不了joker被有所惊吓到。
“什么啊——spade。又有什么事情?”
熟悉而细碎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即使隔着一层墙壁的距离而有些不清晰,joker眯了眯天蓝的双眸,带着危险意味的瞅了瞅并未关紧的门槛。
抬眸望见的是伸手便能触碰到半开的白色药瓶,随意捡了两颗丢入嘴内,迟疑了会儿和着唾液吞下,舌叶留下苦涩的味儿。
“shadow joker现在在往你那儿赶去!不要放他进去,他打算……”
杀了你。
不远处发出了吱呀的声,不出意料的木门被人推了开,逆着声控灯的光亮,joker懒懒的抬眸望向了破门而入的shadow joker。
终究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我知道了,他又打算做什么奇怪的实验么?譬如说是像上次那样把蛇放入我的寝室?这次我可是不会中招了,所以放心睡你的觉啦,shadow也不是小孩子了。”
“不是……!”
joker带着调侃语气的随口回了一句便悠悠的挂了spade的电话,闪现着未接来电的触屏手机被人随手丢下,碰撞地面发出了一声不小的声音,像是触碰到什么按键那般,散发着荧光的屏幕瞬间暗了下去。
他估计是要来杀了自己吧。
joker的床头总是藏着一把沙漠之鹰,这是尽管shadow joker已经住入房屋内六年也依旧没能改变的习惯。现在那把枪的配对的枪揣在他自己的怀中,另一把却是被shadow joker对准了自己。
真是讽刺,不是吗?
“总是将那种危险的东西拿在手内可不是一个好习惯,更何况我从未教你过这些东西。”
隐约能嗅到对方袖口的硝烟味,估计是为了恐吓警察而废了几颗子弹。漆黑的枪口像是无形的怪物,吞噬着这个家中他们所创造的所有记忆。
但joker似乎还是没有开枪的打算。
shadow joker的枪法虽说得上是他的亲传,但也只是学会了些许皮毛,枪法的精准度也只是入门。沙发上被中了两枪,破开的皮毛涌出了雪白的棉花。
joker隐约还记得,他因为惹怒了shadow joker而在夜晚被赶出了房门而在这沙发上睡了几个夜晚,当时也算得上是寒冬,他抱着个棉被总是窝在沙发上吃着原本买给shadow joker零食,直到shadow joker被声音吵得忍无可忍时才回到了他完美的大床。
都是过去,存在于回忆内。
起身,joker向shadow joker走去。他知道shadow joker只是想在自己这里讨一个说法,而恰巧他自己也无法回答他这个问题。
“你的父亲不是我所杀害的。”
我无法对他痛下杀手,所以即使是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我也选择了逃避。
抚养了一个故去搭档的儿子,而且隐藏起了他的身份。
或许joker至少是知道的,这现实对于shadow joker来说是多大的伤害。
“我不是什么所谓的shadow joker,我就是shadow。”
子弹窜过joker的脸颊,几丝银发被风吹落。
“我才不是你那什么鬼儿子。”
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格外清晰,没入身体内发出闷重的一声。joker咬紧了牙关承受这钻心的痛,子弹没入手臂与腹部的痛苦令他几乎窒息。他深呼出一口气,鲜血跟不要钱似的飞奔涌出。所幸事先吞下的安眠药似乎是发挥了作用,他脑内的意识在慢慢沉睡。
如果这件事情能够结束,就带shadow去看看他亲父的坟墓吧。
……还有rose。
即便是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安排完善,但joker莫名还是感到了一丝不甘。
大概是因为自己所创造的奇迹,都是为了一个连奇迹都无法超越的人吧。
shadow……

评论

热度(6)